首页 / 资讯 / 热点追击 / 古城镇古村落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 守住传统村落,即守住历史和希望
守住传统村落,即守住历史和希望
2015年11月09日 16:06 来源: e城e乡  

 

 

随着现代文明的不断融入和乡土生产、生活传统方式的改变。传统古村落面临着自身发展和守望家园的两难境地。守住传统村落,即守住历史和希望。




传统村落的记忆是在历史长河中一点一滴积累而成的,从乡土景观到历史街区,从文物古迹到朴实乡民,从传统民俗到社会规则。众多的文化遗产共同组成了富有冲击力的文化物证。




传统村落凝聚着亲缘、血缘,是宗族、民间信仰和乡规民约的联系纽带,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与文化根脉。




作为一个拥有悠久农耕文明史的国家,我国广袤的国土上遍布着众多形态各异、风情各具、历史悠久的传统村落。传统村落是在长期的农耕文明传承过程中逐步形成的,凝结着历史的记忆,反映着文明的进步。





传统村落是民族的宝贵遗产,也是不可再生的、潜在的旅游资源


传统村落体现着当地的传统文化、建筑艺术和村镇空间格局,反映着村落与周边自然环境的和谐关系。可以说,每一座蕴含传统文化的村落,都是活着的文化遗产,体现了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精髓和空间记忆。




比如,有的村落坐落在山环水抱、茂林修竹之中,与周边的自然要素巧妙融合,形成了人类理想的聚居地。这些村落在空间布局以及与自然环境的相处上往往构思巧妙,经历很长时期的传承,包含着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历史智慧。




例如,浙江省永嘉县的苍坡村,借自然山水融中国文房四宝于一体,既有利于农业生产生活,又寄托着先人天人合一、耕读传家等美好愿望。这些传统村落,无疑是民族的宝贵遗产,也是不可再生的、潜在的旅游资源。


传统村落是维持传统农业循环经济特征的关键


我国是世界上农耕文明传承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传统农业一切来自土地,又全部回到土地之中,对大自然干扰是最小的。当前,我们提倡循环经济,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要向传统的农耕文明学习,从原始的生态文明中汲取经验和智慧。传统村落使农民能够就近就地进行耕作,能够适应当地的气候,能够把当地的土壤、地质和耕种技艺有机结合起来,培育出许多独特的具有地方风味的传统产品。




比如,西湖龙井等成千上万的地方名品,就是我国优质农副产品的代表,而这些优质农副产品都是以传统村落为载体的。国际上通行的地域商标也证明了与传统村落密切结合的循环经济和绿色经济模式,是一种富有成效的农业发展模式。




例如法国,其自然村落数量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与这些自然村落密切结合的许多农副产品都成了走向世界的名牌。像法国著名的香槟酒,就是香槟的主产区家家户户生产的发泡果子酒。法国还有大量不同品牌的奶酪,也是与不同的村落紧密联系在一起,甚至有些品牌奶酪直接用着当地村落的名字。由此可见,要发展我国传统的优质农副产品,提高其附加值,必须重视保护和整治传统村落。





传统村落是发展乡村旅游、创新农村农业发展道路的基础


国际经验表明,城镇化中期必然伴随着旅游潮的兴起。从发达国家经验看,乡村旅

游是旅游的重要内容,而发展乡村旅游就要保护好传统村落。




韩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展了新农村建设运动,发放了大量水泥、钢筋,持续10多年的大建设使不少传统村落改变了面貌。到了上世纪90年代,韩国人认真反思过去对传统村落的大拆大建,认为丧失了许多宝贵的旅游资源,所以重新开始兴起农村美化运动,纠正过去大拆大建的错误,并及时恢复当地村落的格局、独特的建筑风格、文化传统、农副产品、地方民俗节庆活动等,把它们与山清水秀的田园风光组合在一起,吸引大批游客到韩国农村旅游,使当地农民收入持续增长。




根据我国实践,无论是四川还是浙江、福建,凡是坚持保护传统村落、发展农家乐的农村,农民的收入增长都快于其他地区。这些地方已经可以超越“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工业化初级阶段,直接以农家乐和乡村旅游来引领绿色农副产品的栽培和生产,实现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相随相伴,走出一条绿色的、可持续的农村农业发展新道路。这些致富新道路的开辟都必须基于传统村落,没有传统村落的保护利用,创新发展道路无从谈起。




传统村落是广大农民社会资本的有效载体


所谓社会资本,是除经济资本和自然资本以外,人们对周边环境、自然和人际关系等的熟悉和了解,以及已经具有的传统技巧和知识的总和。丧失了社会资本,在某种程度上比丧失经济资本和自然资本的后果更加严重。




比如,在我国农村,现在比较贫困的往往是一些水库移民村的农民,是一些因建设重大工程被迫背井离乡迁入他乡的农民,尽管政府部门给予了大量经济补偿,但是生活依然比较贫困。因为他们几乎丧失了全部社会资本,丧失了对自然环境和气候的熟知和适应、对周边山水的认知以及众多亲朋好友的人际关系,结果重新陷入贫困。




所以,有许多补偿足够的移民现在又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重新融入拥有社会资本的地方去。农村传统的农耕和日常生活,离不开互帮互助互学,传统村落不仅是农民兄弟心理认同的地理环境,同时也是其社会资本的有效载体,更是众多地方方言、风俗、手工艺品、传统节庆等非物质文化的有效载体。这些都可以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宝贵资源,破坏了这些资源,就等于切断了农民致富的一条门路。





传统村落是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侨和广大港澳台同胞的文化之根


中华民族是一个崇敬祖先的民族。我国传统村落的核心是宗族祠堂,这与西方村落以教堂为核心截然不同。传统村落往往成为连接家族血脉、传承族群文化的重要载体,是广大华侨、港澳台同胞寻根问祖的归属地。尽管他们远在千山万水之外,但总要回来找寻自己的根。由此可见,如果丧失了这些传统村落,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中华民族的凝聚力。





传统村落是国土安全的重要屏障


一些国家和地区对边境地区居民点的保护和发展极为重视,这是因为这些居民点在国土安全和领土争端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国国境线漫长,但一些边界与周边一些国家存在一些争议,国土安全和领土完整受到严重威胁。国际上在领土争端的解决实践中有一条重要原则,即争议领土范围内如果有某国的国民长期居住生活,则可以作为领土归属的重要判别依据。近年来,我国一些边境省份在城镇化进程中忽视了传统村落在国土安全中的特殊作用,片面追求城镇化水平,对散落在边境线上的村落不愿投入,不切实际地寄希望于通过整体搬迁的方式使这些村落的居民快速脱贫。例如,有的沿海省份早期提出“小岛迁大岛建”的主张,将小岛上的居民搬迁到大岛甚至是陆地上,使得一些原来长期有人居住的岛屿变成了无人岛。这种做法在领土和领海争端中无异于“自废武功”。因此,从历史的教训和国际经验看,传统村落特别是边境地区的传统村落对于国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近年来,传统村落快速消亡


一些传统村落由于历史性老化导致建筑破败不堪无法修复,加上大量年轻劳动力外出务工导致的空心村现象加速了传统村落的凋敝和损毁;一些传统村落由于外出打工的村民见识了城市宽敞明亮的高楼大厦和方便快捷的现代生活,于是想急切改变居住条件,无序地新建与翻建住房,造成新建筑与历史建筑、乡土风貌极不协调,破坏了传统村落的古风古貌。此外,过度旅游开发导致盲目拆旧建新、拆真建假,一些公路铁路项目对村落“开膛破肚”等,也破坏了传统村落。



未来20年,我国城镇化仍然会保持快速发展的势头。摸清传统村落的基本情况,加强传统村落保护,避免因错误的观念、短期的开发利益等各种原因破坏传统村落显得尤为重要。守住传统村落,即是守住历史和希望。



评论(0) 浏览(4449)次    分享到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
  呢称: 验证码: